主页>Y猫生活 >70 岁林义守 愈老玩愈大

70 岁林义守 愈老玩愈大

2020-06-05 | 文章出自:
70 岁林义守 愈老玩愈大

五月中,义集团创办人兼董事长林义守在高雄燕巢的义总部,亲自接待来客。他畅谈近来在休闲育乐产业上的经营斩获。跨足服务业后,也愈来愈重视品味细节,採访当天还打上了雅致的紫色香奈儿领带。谈起棒球、义大世界,他笑呵呵地说,「我没有要转行啦,是集团因应全球化所以要多元化发展。」

不过毕竟出身苦干实干的重工业,一开始面对镜头仍无法完全泰然自若;对于本刊记者的提问,也要咳个几下再缓缓地用直白的台语回答。然而只要谈到他最热爱的事业蓝图,却是愈讲愈兴起:「如果是一般球队,是无法度接收曼尼的!」「为什幺一定要在台湾上班?年轻人就要走出去找希望、到大都会去车拚!」言谈中难掩霸气,一点都让人察觉不到「老之将至」这句话。

一路走过困顿,最艰难时还必须卖烨隆、申请纾困的林义守,面对过往总有一些感叹。然而随着义大世界近两年的暴红、加上新近及时承接亏损逾亿元的兴农牛队,让林义守越发展现前所未有的自信,也让他从没没无闻孤芳自好的钢铁业,一变而为必须与社会密切接触的企业主。

一年工作近五千小时
自信1 重生后更该打拚
林义守的最大自信来源,就是自己的健康。

三十五年来,新南霸天义集团已发展出四大事业体──製造、教育、医疗、地产及休闲事业,年营收高达两千六百亿元,其中钢铁製造占总营收九成以上,其他也都蒸蒸日上,而七十二岁的林义守仍直接指挥调度每一个事业体。

每天早上七点多,他便从高雄市区的住处来到义大医院,让医护人员帮他做例行全身检查。九点前一定走进医院旁的义总部开始工作。

首先是集团主力的钢铁事业会议,然后是医疗事业,讨论将于后年启用的癌治疗医院。吃过午饭后再陆续讨论校务,最后是地产开发事业。会议车轮战,他脑子却从来不会「相打电」。

与林义守相识十多年的行政院政务委员杨秋兴观察,林义守虽然没上过学,却是绝顶聪明的人,地理空间观念甚至比拿到台大土木硕士的自己还要清楚,「他还提醒我注意国道七号的路线,弄不好会瘫痪国道一号。」

脑袋比别人清楚,却还比别人努力。他每天工作超过十二小时,每个礼拜六一定在义大天悦饭店召开主管会议,礼拜天则到处巡视,若走廊上有水渍,立刻叫人来清。全年只休过年前的「二九暝」,一年工作将近五千小时,但他完全不需午休、运动。笑称自己十三年前应该是被换了一颗二十多岁的肝,换算下来今年肝脏年龄还不到四十岁,「换肝后我等于重生了,该贡献就要贡献。」

休业拚年底前登陆闲事
自信2 义大世界成典範
事实上,义大世界的成功与影响力更为林义守添加自信。这个包含了学校、别墅豪宅、医院、饭店、游乐园、购物中心的义大世界,都在众人看衰的情况下,硬是让林义守扭转形势。

烨辉总经理吴林茂常说,「只要是创办人想做的,没有做不起来!」当别人造镇时,林义守造城。若二十八年前高雄工学院(义守大学前身)在此创设开始,就有人用缩时摄影长时间纪录,可看到一栋栋华丽的欧式建筑群从山谷中陆续拔地而起,随后人潮大批大批涌入、一片烟火辉煌烟花灿烂的景象。

然而这座城并非硬体空壳,从义守大学埋下第一道桩开始,义总部、义大医院和义大世界,串联起完整的产学合作链,即便在城市边陲,也能展开有机扩张。

这套开发模式让大陆地方领导大为倾倒,纷纷来台取经。义集团综合管理委员会执行长谢秉育说,他履新才满一年,就已接待了三百多团的大陆省市领导考察团。日前广东增城市委书记兼广州市副市长曹鑒燎来台考察时直说,他只知道南台湾有义大世界,不知道有高雄。

林义守更大方透露,福建漳州、广东、江苏、浙江都力邀他去大陆複製义大世界,规模动辄上看十倍,最快今年有一案确定。

扩张有理、高价无罪
自信3 本业铁算盘打得更精
谈到事业,林义守神情便精练起来,利率、财务数字皆如数家珍。稍有迟疑,便立刻打给总经理吴林茂仔细询问。过去财务不当操作的惨痛教训,让林义守更重视长期的资金规画,铁算盘也拨得愈来愈胸有成竹。「过去找钱很难,现在则是银行一直劝我做联贷,」他说。

现在林义守的策略是:「扩张有理、高价无罪」。他直言,唐荣团队不够专业,早被他远远超过的高兴昌,问题更在于不进则退,以至于市占被侵蚀;而要和大陆太原钢铁、鞍山钢铁拚搏,就要比品质而不是杀价格。「再坏的时机都有人赚钱,」全球第三大不鏽钢厂的封号,让林义守自信自己的方向是对的。

老闆对自己要求如此「顶真」,想要待在义王国,都得耐得住林义守的高压管理,还要配合他惊人的行动力。例如,举办二○一三年跨年晚会的当天晚上,当林义守知道进场人数已有三十五万人次,担心细节没做好的林义守立刻站起身来,和一旁的高阶幕僚说:「走!去看看!」坚持到现场确认调度。最后,义大世界那天涌入五十万人。

有别于台塑架构
自信4 核心智库布局完整
然而,在经济发展落后北部的南台湾,经营横跨製造、教育、生医、休闲、人数高达一万三千多人的王国,连林义守自己都苦笑着说,「这不是人干的工作。」因此跨界寻找人才,组成义集团的五大委员会,便成就了林义守实务管理最重要的组织力量。

在林义守的规画下,董事长之下为五大委员会,统合规画整个集团的财务、採购、开发、经营以及综合事务,成员都是林义守最倚重的核心幕僚。由于林义守重视专业,因此在新成立的教育、生医、休闲开发的高阶干部,大多是从外界延揽,很少从钢铁部门调任。个性大开大阖、思绪却深谋缜密,连「养士」都有他绵密的思量。

而烨辉总经理吴林茂和烨联总经理郭中起,是熬了超过二十年的老义人。待得住就是因为儘管林义守治军严格,但重情义、奖励大方,就算离开职位, 薪水也能照领。

杨秋兴观察,每年林义守都会帮前高雄县长林渊源过生日,三十六年来从未间断,只因当年林义守在桥头创业时,老县长照顾过他,「政治现实往往最多三年,三十六年真的很了不起。」延揽外界人士则锁定每个领域的龙头,如台大医院前院长陈维昭;或是历经挫折懂得惜福的台北一○一前董座陈敏薰。

然而,林义守也不是盲目猎才。国际级生医专家、义守大学校长萧介夫笑着说,他后来才知道,在他受邀到义大之前,林义守就曾私下向好几位台中地方人士探询确认萧介夫的办学成绩。

退休没有时间表
让小孩自由发展 不谈接班

这样的设计,让义比台塑在架构上显得更倚重专业经理人,而非家族第二代。为什幺不像台塑那样透过长庚医院持股巩固第二代的经营控制权?「我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,我认为财团法人就该专心发展财团法人,就算有持股,也应该只是短期投资。」

有前景、有人才、有爆发力, 义王国已再次迈向颠峰。然而林义守到现在还是身先士卒,看不出有任何接班的安排。目前的核心团队大多在五十岁的壮年,地位稳固,家族成员中仅外甥张天吉、姪女婿梁平勇、女婿徐文键入列,担任集团重要职务,「其他也只是副总位阶而已,集团高层会议都很少看到他们」。

此外,育有四子一女的林义守,目前女儿林丽娟担任义大学术副校长,长子林志龙和三子在义服务,都未进入核心委员会,另外两个儿子也不在集团服务,如次子林志龙与台大电机同学自行创立圣蓝科技。

「我的孩子自由发展就好,」创业三十五年,对家族成员动向总是低调的林义守说,「经营集团责任太大了,我做的事业,要孩子来承受也说不过去。」话语儘管谦和,但目前看来,林义守的自信,不啻将是义集团迈向下个三十五年的重要支撑。